十期⭐

江水湛然(๑•̀ㅂ•́)و✧

给b站视频做的封面 有姐妹拿去做壁纸

如果还有需要的请自取~

你是我所有的雀跃。现世蓝忘机回忆向,中间很虐,结尾超甜👌🏻

“为你愿意,穿越所有的时间。” 

蓝湛!吃枇杷了🍃

B站超清👉🏻 ​ 
https://b23.tv/av62002654
微博👉🏻
https://m.weibo.cn/2281165764/4401245046984850
“沉寂已久的心情掀起了雀跃,是你温柔解锁了我的心结。”

真的谢谢羡羡一次次的出现。

【文轩】三方病症(下)(完结)

好爱这篇里的文和轩 和这种关系

一筒很甜:

刘耀文没把那个吻当回事,要不然他就真是傻子了。

宋亚轩好像比之前更会隐藏情绪了,却也没有以前爱笑了,他还是会在练习的时候偷偷看马嘉祺,休息的时候想到他就会偷笑,睡觉的时候嘴里还会小声喊他的名字,“嘉祺,嘉祺”,刘耀文从没在他清醒的时候听过他喊马嘉祺的名字,也只有在梦里,他才会这么放肆。

刘耀文耳朵里听着他边小声抽泣边念着“嘉祺”,手慢慢从后背圈上他的腰,把人带进怀里,胸膛贴上他的后背。

“别哭了。”

“嘉祺……”

“……我在,别哭了。”




早上总是宋亚轩先醒来的,醒了发现被人圈在怀里也不动作,怕吵醒他,刘耀文是团内最小的一个,还在长身体,他想能让他多睡一会就多睡一会,不然以后长不高就是宋亚轩的错了,虽然他已经十八了,也不知道还能长多少。

躺在床上放空,说是放空,脑子却不停浮现那天练习室偷窥的场景,还有跟刘耀文的那个吻,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他后知后觉,思绪已经被刘耀文分走了一二分。

圈在腰上的手紧了紧,湿热的鼻息打在后颈,宋亚轩拍拍他的手,“醒了?”

“……”刘耀文不说话。

“醒了就起来,别装睡。”

“不行……再给我几分钟,我真的好困……”

“……”宋亚轩想说那你先放开我,让我起来,动了动嘴还是没说,抱着就抱着吧,反正也不差这一会。

“你觉得小马哥跟丁儿怎么样?”宋亚轩忍不住开了话头。

“不是让我睡觉么。”

“你又睡不着了,聊聊嘛。”

刘耀文叹了口气,松开手把他转过来,“你到底想说什么?”

“……”

“宋亚轩儿,你能不能清醒点,你没机会。”

“……”

“我喜欢你。”

“……”

“说话,别装哑巴。”

“你凶什么!”

“哪凶了……”

宋亚轩揉了揉他的头发,“你是我弟弟啊。”

“……”刘耀文后悔曾经为了气他说的话了,这是报复我么?

“耀文,我喜欢小马哥,结果你看看我多惨,我那么多优点你不学,学这个干什么?”

“自恋鬼……”

刘耀文躺着看宋亚轩抿着唇笑,他从小就这样笑,笑起来眼睛弯弯的,脸颊红红的,像个瓷娃娃,但瓷娃娃只有看起来笑嘻嘻的,其实都很脆弱,松开手就摔碎了。

我不会松开你的。刘耀文想。

“行了,别睡了起来吧,要迟到了丁儿又要念了”,宋亚轩套着卫衣,说话闷闷的,“不久就要过年了,咱们今年能回家么?”

“你这记性……”刘耀文帮他扯下卡在胸口的卫衣,又给他理了理帽子,“cw不去了?”

“对啊!那今年又能一起跨年了。”

“真好。”刘耀文竖着大拇指冲着宋亚轩笑。




年底的行程总是格外的多,五个人几乎没有喘息的空闲,一个接一个的行程忙的晕头转向,有时候一天甚至要飞两个地方。

大家都已经习惯马嘉祺跟丁程鑫时不时的秀恩爱了,两人也有分寸,毕竟相处了太久,也不像热恋的小情侣那样腻腻歪歪的。

可那些习惯的人里不包括宋亚轩。

但他也没想怎么样,比如搞出点事情来破坏他们的感情,一是他做不出这种事情,二是就算做了也不会成功,马嘉祺有多喜欢丁程鑫,可能别人看不出感受不到,可宋亚轩却能明白,那种炙热强烈又能够为了所爱之人隐忍克制的感情,他比谁都明白。

或许还有一个人也能明白,宋亚轩看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从上飞机就开始睡觉的刘耀文,转身从助理那拿了毯子过来给他盖上。

宋亚轩自认为活的很通透,他明白得不到的强求不来,他也明白有一个人一直在背后追赶自己,不管他做什么,去哪里,刘耀文从来没离开过。

说不定有一天自己能想开呢,他们可以相伴度过余生,这是最好的结局,又或许刘耀文只是在追一个轻狂的梦,等自己转身的时候他也就清醒了。

宋亚轩没有他的勇气,不敢回头,也不敢回抱一个虚无缥缈的梦。




按理说元旦晚会的节目也没什么新鲜的,反正总会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笑得越灿烂越好,可彩排还是过了好几遍,刘耀文像睡不醒一样,走位走不好,舞也跳不好,笑也不会笑了。

宋亚轩看着导演逐渐变差的脸色,拽着刘耀文在他耳边说小话,“你怎么回事?没睡醒?”

“……恩,有点累。”刘耀文迷迷糊糊的回答,脸颊泛红,眼神都快散了。

宋亚轩看他情况不对劲,伸手想摸他的额头,却被人在半空就抓住了。

“我没事,不用管我。”

“……”宋亚轩一时语塞,心想你要是真没事我就喊你爸爸,“你有点分寸,别不拿身体当回事。”

“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

“最后一次啊!耀文打起精神!”丁程鑫活力满满的声音听得人精神振奋。

刘耀文点头应着,这会大家都看出他不舒服了,有人劝他去休息,偏偏他自己不愿意,说不想拖了后腿,耽误节目的完整。

宋亚轩觉得他总是长不大,永远看不明白事情的轻重。

就是这最后一次彩排,刘耀文觉得头越来越沉,四肢都有点不受控制,突然的眼前一花,一只脚踩进了升降台。

台上台下的人都没料到,惊叫声不约而同的响起,宋亚轩是眼看着他要踩进去的,他的眼神在发现刘耀文状态不好后就没离开过他,宋亚轩用了他二十年来最快的反应把刘耀文拽开,自己垫在他身下,后腰硌在升降台边缘的时候,还没来得及痛,眼泪就已经被激出来了,随之而来的就是从后腰蔓过四肢的酸痛和刘耀文突然清醒的吼声。

“别瞎嚎……等我死了再哭丧……”宋亚轩咬牙切齿的说着,倒不是怪他,只是太疼了,疼得他视线模糊,脑子都开始抽痛。

“瞎说什么!”

“我瞎说……”宋亚轩抬眼看着刘耀文,“你刚刚如果真的掉下去,看看摔不摔得残!”

刘耀文越过宋亚轩,看了眼他身后黑洞洞的方形升降台,嘴角撇了撇,一副要哭的样子。

“那也用不着你救……”

宋亚轩被他气笑了,“好,我下回肯定不管你,这次你就饶了我,快去吃了药休息吧。”

“……”刘耀文本意绝不是惹他生气,穿过宋亚轩的腿弯抱起他往后台走,也不管怀里的人恼羞成怒握着拳头打他。

刘耀文此前一直号称战狼,遇到什么事都横冲直撞,撞的头破血流也不回头,绝不退让,他觉得这样很帅,可宋亚轩一直说自己幼稚,还小,等长大了才会明白,所以他一直在想怎么才算长大。

这个元旦,他总算是长大了一点,付出的代价是宋亚轩腰上的那一整块泛着血色的淤青。

刘耀文觉得这跟自己想的不一样,长大应该是倾尽全力去保护喜欢的人,给他自己能给的一切,可现实怎么会是这样呢,为什么是让宋亚轩为自己受伤呢。




正式演出还是挺顺利的,刘耀文吃了药睡了十分钟清醒了不少,宋亚轩挂着完美的笑容挥着手唱歌,一点也看不出后腰带着伤,下了台又疼得趴在沙发上掉眼泪。

之后宋亚轩成功修养了半个多月,刘耀文主动承担了每天给他擦药的工作,刘耀文下手轻,每次都怕弄疼他,服务好的没话说,宋亚轩乐得省心,每次洗了澡就趴在床上等他拿着药瓶过来伺候。

“疼么?”刘耀文下手掌握着力道,捏着他的后腰帮他按摩,“疼就告诉我,我轻点。”

“……”无人应答。

均匀的呼吸声从宋亚轩交叠的胳膊缝隙中传来,细小的鼾声,像只小奶猫。

睡着了……

浓重的药味在房间里漫开,仿佛笼着雾气,手下是细腻的皮肤,刘耀文指尖一寸一寸的向两边游移,轻轻的把单薄的睡衣往上掀,手逐渐探进睡衣里,向下摸到胸口。

不知道是不是把他当小孩子,宋亚轩在明知道自己对他心怀不轨的情况下,居然能毫无防备的在这种氛围中睡着,简直是看不起自己,他可能觉得自己不会做什么。

这是出于信任还是轻视?

刘耀文无法思考了,他的指尖碰到了不该触碰的地方,只是指尖刮蹭到了那边的凸起,一声娇气十足的闷哼从宋亚轩嘴里吐出。

不光无法思考,也无法控制手下的动作了,试探的两根手指夹起揉捏了下,另一只手在四周打着圈,宋亚轩在睡梦中不知情的喘息。

刘耀文不停地咽着口水,着魔了一般的攻击着他的胸口,看着逐渐泛起粉色的后背,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嘴唇从上到下,亲过他的脊柱,扑鼻而来的药味也变得清新香甜。

一路亲到尾椎,身下的人微微颤抖了下,刘耀文见他这样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又是一阵颤抖。

“刘……刘耀文……你……不要太过分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微弱的动静却刘耀文吓得停了动作收回手,只敢低头抬着眼去瞟宋亚轩。

带着微愠的神色从肘弯里回头,眉心蹙着,眼里都是水光,眼尾微微泛红。

刘耀文从没见过这样子的他,动人的不得了。

突然不知道说什么,怎么才能缓解这种尴尬。

“那个……宋亚轩儿,我喜欢你。”

宋亚轩憋不住笑,把睡衣扯下来穿好坐起来看着他,“我已经知道了,你到底还要说几遍?”

“几遍都行,反正就是喜欢你。”

“……”他这样就算是宋亚轩这样有耐心的性子也有些无奈,“我知道了,你喜欢我,你想说几遍都行。”

刘耀文看他敷衍的神色觉得生气,“你是不是觉得我是闹着玩的?”

“我没有……”

“你有!”

宋亚轩难得看他生气,十八岁,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年纪,容易轻狂冲动,却也容易着迷上瘾,沉沦一生。

宋亚轩比他还早动心,自己能在少年时爱的深刻,凭什么不愿相信刘耀文的真心。

或许这次真的是他的错,错在自以为是,轻视刘耀文的感情。

“对不起……”宋亚轩小声道歉。

倒是刘耀文慌张了起来,“你,你突然道什么歉?”

“我会认真的考虑的,你真的特别好。”

“别别别!”刘耀文连忙摆手,“别给我发好人卡,我不要!”

宋亚轩又笑起来,“没有,我是认真的,你真的特别好。”

刘耀文真的很喜欢看他笑起来的样子,连他的世界都能照亮。

“亚轩儿,我们在一起吧!真的!”

“你怎么突然……”宋亚轩的手被他抓在手里,被他突然的急切吓了一跳。

“我想看你笑!”刘耀文没头没脑的一句,听得人不明不白,捏着宋亚轩的手想再多说点却又组织不好语言,急得说话磕磕绊绊的,头上快要冒汗。

宋亚轩看他这样眼睛又弯起来,安抚着让他慢慢说。

刘耀文被他笑得头顶冒着星星,晕头转向的,脱口而出,“我能让你笑!小马哥只会让你哭!”

“……”空气只凝固了一瞬,宋亚轩也只愣了一下又开始笑,笑得喘不上气,“你说的没错哈哈哈哈哈。”

“……”

“但是你得让我想想,小马哥也不是那么好忘记的。”

年少动心依赖的人,最难忘记。




那天晚上他们俩破天荒的没睡在一起,刘耀文扭着脖子说最近颈椎疼,要睡睡地板,改善改善,宋亚轩看他浮夸的演技和拙略的谎言也不拆穿他,只是帮他在地上多铺了两床垫被,又拿了床厚被子给他盖上,末了还再三问他会不会冷,刘耀文感冒刚好,现在搞这一出,再生病他可承担不起。

刘耀文半夜隐约听到什么动静,半睡半醒之间听到有什么人在哭,哭的很小心,却悲痛欲绝。

宋亚轩把年少的动心,期许,全部留在了那个夜晚。

马嘉祺于他如同恼人的病症,挥不去赶不走,扎根心里难以拔除。

却无意得遇良方,化解病症,不痛不痒,去如抽丝。




之后也没有什么变化,一样的训练,赶通告,吃饭,睡觉,刘耀文没几天就把那天的事抛之脑后了,重新爬上了床。

宋亚轩还是一如既往,可好像又有哪里不一样了,眼睛不再追着马嘉祺跑,大家开马嘉祺和丁程鑫的玩笑时,他也开始跟着起哄,马嘉祺笑着说他是不是最近跟刘耀文在一起呆的久了,学坏了,又说这样挺好的,感觉又像以前一样活泼了,宋亚轩笑,不置可否。




大年三十的跨年总是最重要的,彩排花了不少精力和时间,cw直播当晚五个人在后台一遍一遍的练习,休息间隙偶尔看一两个节目,或壮观或温情或搞笑,只要是朋友在一起,总能看出不一样的感觉。

他们的节目卡在跨年前,表演结束后刚下台就听见台上正在倒数,后台忙作一片,吵吵嚷嚷的。

刘耀文摘了耳麦,拉着宋亚轩穿过拥挤的人潮跑出了后台。

“怎么了?”

“放烟花,我想跟你一起看。”刘耀文牵着他的手,耳朵里回响着新年的倒数。

“十!九!八!七!”

“宋亚轩儿。”

“六!五!四!”

“恩?”

“三!”

“二!”

“一!”

“我喜欢你。”

丁程鑫和马嘉祺在后面,离得老远还能听到他们俩在叫着“新年快乐”,姚景元又抱着手机视频,手机屏幕上是人在剧组的辜圣棵,还是那样哭哭闹闹的抱怨着想他,跨年也不在一起等等的,辜圣棵低声的安抚跟烟火的声响混杂着,足够让人安心。

宋亚轩抬头看刘耀文,嘴角陷进去一点,微微向上翘着。

“我们明年也要一起跨年啊。”

又是拒绝么?刘耀文习惯了他说话的方式,给人希望,又不会逾矩失了分寸,温柔却又绵里藏针。

“后年也要一起。”

“行。”

“大后年也要!”

“行,都听你的。”

“你个傻子……”

“怎么又骂我……”

“在一起吧耀文。”

夜空的烟火,炸在眼里,心里,宋亚轩的眼睛里,除了烟花的光碎,还有自己,是那年冬天刘耀文见过最温暖的颜色,永远也忘不了的光景。




Fin.



我真的要笑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猪蹄子本人和写大猪蹄子的赛车手们

LOFTER娱乐主播:

大家好,我是“大猪蹄子”乾小四,这是朕给LOFTER录的小视频,想得到你们的宠爱。

清粥:

2018.6.1
厚着脸皮过一个儿童节~੧ᐛ੭

画一个从小看到大的动画场景
小时候觉得很像她——
一样的不爱做作业,一样的怕马拉松,一样的爱幻想,还有一样的爱画画~
一样的喜欢让普通生活充满仪式感~
虽然仪式感过后是拖延症带来的不了了之。

儿童节快乐呀~☀

神仙画画

看酱:

昨天想做这个结果没找到软件……现在做了玩玩,意境会更好一点(๑´ლ`๑)

提香:

★提香福利★开奖啦!


感谢大家转发《工业设计到自由插画师的4年|Joycelo酱专访》专题!

恭喜以下小伙伴获得由人民邮电出版社提供的 @JoyceLo酱 的新书《世界的角落——水彩风景插画手绘教程》

 @硝野_ダラダラ 

 @布禾X 

 @深红夜行豆 

 @斥与嘲 

 @🍓草莓姑娘 

请以上获奖的小伙伴在本周五12:00之前私信我你的姓名、电话、地址~以便我们尽快寄出哦~

————————————————————

•提香福利•介绍

欢迎大家关注「绘画」相关专题~

把专题分享到微信朋友圈或者微博,截图发在LOFTER上,并打上#提香#标签~就有机会获得作者的亲笔签名书和其他小周边哦~

超棒

小青她不是蛇:

送上几张手机拍的图 莫奈笔下的蓝绿色细节 以及夏日辛辣花园

我天这是我超级喜欢还摘抄了的那一段被画出来了

可乐加neinei:

@兔正 一转眼一年过去了(ಥ_ಥ)

心声。真的。
他们是连着我的心的人。

Starry:

看完哥哥的艺考视频,跟大家分享一种奇怪的心情吧。

当我对哥哥弟弟还是普普通通的喜欢——差不多是去年的这个时候吧——一看到有关的资讯我就要毫不犹豫地点开,看完之后就要给所有知道我喜欢凯源的朋友发链接。我会哈哈大笑,然后跟所有人讲,我有多骄傲,喜欢他们的感觉有多好。

可现在不一样了。

好几次,好几次。首页越是抡着骄傲,我越紧张无措。弟弟去联合国的演讲我昨天才敢完整地听完一遍,全程吓到咬着手指。今早看到王牌里的拔丝地瓜,跟着弟弟就哭了。

哥哥艺考的视频,我悄悄从教室跑出来,躲到厕所最里面一间一个人抖着手看。哥哥一开口,一笑,轻盈的刘海一跳,我这一颗心就跟着动。那么短的视频,看完了我才真的松懈下来——我担心了一下午的人,比我想象得还要好还要好还要好。

明知他们不会出一点差错,我还是紧张。我太宝贝他们了。


凯源变成了不能轻易去提的两个字。
我本人平素随和,但脾气其实火爆,凡听到关于他们的一点点不合我心意的话,可能都会提着刀去砍。

哪怕是“你怎么喜欢他俩呀”。
我靠,他们俩这么好,我不喜欢他俩喜欢谁?!问的什么屁话!



现在喜欢他们,是什么感觉呢?

是生长痛。
是刀背割心。
是吹完最后一支生日蜡烛。
是疲惫生活里的英雄梦想。
是睡不着的夜里听着骨头拔节。
是成长。让人热泪盈眶的那种。


真好啊,喜欢这么好的两个人。
真好。


追星追的是为人的坚韧和温柔、执着和优秀。


真好,真好。